就会产生隐患

2021-06-04 10:43

封闭式管理是否考虑过学校的出行问题,孩子们所提出的修一条路,能否实现?梁醒虾回应,整条路有3公里左右,有8个管道单位,有20多条管道经过这里,而且原来是一天一两千辆车要经过,而且学校有20多辆校车,每天要走四五趟,比较危险。后来市安监局要求封闭式管理,原来他们没有考虑学校的校车多走了6公里,后来缩小了5公里,现在黄埔区政府也正在研究再修一条路。

梁醒虾说,他们在技术上还有一些防范,对于一些气体,比如说胶水,他们也设哨所定期检查,现在已经设了300多所哨所,到2015年要达到500多所。

在这样的环境里做工,工人们的人身安全受到极大的威胁。然而这样的工厂却不在少数。从2011年开始,记者多次实地走访白云区红星村鞋厂员工的职业卫生健康问题,3日前,记者再次来到这里,仍发现工作环境十分简陋。记者走进其中一间大型的制鞋厂,一进去就闻到很浓的鞋胶味,而现场也看不到任何一个工作人员佩戴口罩或其他劳保措施。

南方日报讯 (记者/成希 实习生/赵禾稼)7月2日,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梁醒虾做客广州市政府纠风办和广州市广播电视台等单位联合主办的《行风面对面》节目,解答了黄埔隔墙北路(油气管线)封闭式管理、危化品集中配送、职业卫生监督检查等热点问题。梁醒虾透露,从2008年开始,广州将71家危化品生产企业和仓库搬出了广州市,还有25家在2015年前搬出去,然后要启动危化品的购买、配送制度。

春晖学校的老师说:“我们学校北面紧靠油管路,万一发生碰撞的话,就会产生隐患。区政府对油管路进行封闭管制,我们对这个做法很支持,可是当时实施这个措施的时候没有考虑到我们学校,学生现在都是要提早起床了,因为我们校车绕路走了。”

说到安全,广州是否安全?梁醒虾说,现在广州可控性比以前好多了,因为现在一步一步做,他们正在做基础工作,监管人员基本上落实,去年市政府常务会议上陈市长说街镇必须配监察员。还有创建安全社区是以行政单位,比如说街镇或者一个村来创建,从2011年之后他们加大力度,各个区、街镇积极性非常高,“十二五”规划是创造30个街镇,目前已经有53个街镇申请创建,现在有13个街镇创建国家级的安全社区成功了,在这个创建过程中有很多条件,而且必须创建两年之后才能申报,国家来验收。

对于这种危险化学品随处可买的情况,节目上一名李姓处长回应,广州市作为华南地区危险化学品的集散地,经营单位是比较多,全市一共有批发的单位有2200多家,对于批发单位他们是发经营许可证,纯批发单位不能够设有仓库,在门面不能有实物,如果产品放在仓库,那么门面的经营是符合要求的。但是刚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商家在店面里面放的这些样品,实物是不允许的。

记者还暗访了一德路附近一些商店违法销售危化品的问题。国家对危险化学品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危险化学品经营,不得向未经许可就从事危险化学品生产的企业采购危险化学品。不得销售没有危险化学品许可证书或者没有危险化学品标签的化学品。

今后将启动危化品的购买、配送制度。 南方日报记者 苏仕日 摄

另一家店内,记者拿着一瓶硫酸问:“你这个怎么卖?”店家说:“25元。”记者询问:“这个我们自己想买就可以买?不需要证明吗?”店家说:“不用不用,你要买就买。”

安监局相关部门负责人王处长介绍,职业卫生的工作是安全工作系统的一项重要工作,职业卫生主要是做职业病的防治。目前已经申报了1.8万多家企业,接触的工人有20多万,接触粉尘的有10万,接触有毒物质的有10万人。按照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企业必须为员工提供安全工作厂房,员工工作中要戴防毒面具,还要告诉员工哪些岗位有职业危害。

梁醒虾说,安监局通过摸查发现广州市有2万家左右企业存在职业健康的问题,已经申报到安监局的有1.8万多家,现在陆续还有一些申报。

梁醒虾称,这条路3.6公里发现107个隐患,现在他们已经整治了大概50%,要求今年10月底要求把107个隐患整治完。

广州是危化品的集散地,怎么系统的全部管好,真正让每个商家都正规销售?梁醒虾说,这一点要经过比较漫长的时间,现在他们已经有所考虑,怎么集中危化品的配送,也在调研。现在第一步已经做到了,就是把危化品生产工厂、仓库,从2008年开始到2015年,将96家危化品生产企业和仓库全部搬出广州市,现在搬了74%,还有25家2015年全部搬出去,搬出去之后要启动危化品的购买、配送。

记者来到街头的小商店,手指着货架上一瓶金属钠问:“这个怎么卖?能不能看一下啊?”店家说:“这个45元一瓶,你要买就直接买,瓶子上没有标签,你看不到什么东西的。”记者询问:“看不到我怎么知道过没过期呢?”店家回答:“能买到就算好了。”

广州市安监局在今年承诺办的十件实事中,其中一件是要完成黄埔隔墙北路(油气管线)封闭式管理。那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多,这件实事的进展情况如何呢?记者近日也进行了实地采访。在隔墙北路,记者看到这里有专职人员对该区域实行封闭式管理,然而这一封闭式管理对于附近的学生的出行问题却带来了不少麻烦。

安监局新增了一项工作,就是职业卫生监督检查,目前这项工作进行得怎么样?记者暗访了一家被投诉的工厂,这里的工人无论是焊工还是普通工人,都是穿着便服在做工,现场扬起许多灰尘,却没有一个工人戴上口罩。工作区域几乎没有划分。并且在现场,记者也没有看见任何与安全生产有关的图标和提示。工人说:“灭火器也没有,消防栓也没有。有个空的烂消防栓箱子还是以前的厂方留下的。”

学生说:“有时候校车会晚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遇到塞车会更晚回到家里。我希望那条路能修好,能让我们早一点回家,早一点学习。”还有学生反映:“我希望政府可以换一条路线,让我们离那些汽油远一点。”

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技术说明书和安全生产标签,必须要有这两个标识,而刚刚提到的危化品没有这些标签违反了安全生产管理条例。